大连买房网 >楼市资讯
客服电话:0411-39633800
中国打响经济复苏“人民战争”

核心提示:尽管中国在新冠疫情后的恢复进度快于预期,并且是各项经济指标最好的国家之一,但中国领导层指出,鉴于遇到的很多问题是中长期的,必须从持久战的角度加以认识,加快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

参考消息网8月11日报道 西班牙《国家报》网站8月9日发表的题为《中国为实现经济复苏开启新的“人民战争”》的报道称,时任中国领导人的毛泽东当年提出了对敌人进行持久战的人民战争的理论。在数十年后的今天,中国领导层最近重启了这一战略,以应对一场与当年大为不同的冲突。

7月30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分析研究当前经济形势,部署下半年经济工作。但实际上,他们将目光投得更远。尽管中国在新冠疫情后的恢复进度快于预期,并且是各项经济指标最好的国家之一,但中国领导层指出,鉴于遇到的很多问题是中长期的,必须从持久战的角度加以认识,加快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

报道援引中欧国际工商学院副教务长、经济学和金融学教授许斌的话说:“最近几个月来,领导层对中国未来10至20年的经济基础进行了思考,并得出结论,中国将面临来自内部和外部的诸多挑战。在内部方面,中国正在从中等收入国家迈向高收入国家,但这一进程尚未完成,并且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以前基于投资的增长模式。在外部方面,世界已开始对中国崛起作出谨慎反应,中国与美国的对峙已达到多年来的最严重程度,这使人们认为,中国将不得不面对日益敌对的国际环境。”

中国政府对这种情况的应对方案是开启一场经济版的持久人民战争。

报道称,中国政府的特长之一是长期规划的能力。中共中央政治局7月30日召开的会议决定今年10月召开中国共产党第十九届中央委员会第五次全体会议,届时将研究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二〇三五年远景目标的建议。

另据英国广播公司网站8月10日发表的题为《“世界工厂”中国能否转向“内循环”为主的经济模式》的报道,中国经济的“内循环”突然成为一个热词。“内循环”在中国官方语境中的全称是“国内大循环”。

中国经济正转向主要由内需拉动的“双循环”增长模式。图为8月3日至5日,首届郑州食品博览会在郑州国际会展中心举行,来自全国各地的600多家食品生产加工企业到会参展。(朱祥 摄)

工银国际首席经济学家程实表示,“内循环”的发展壮大有助于抵减全球乱局下的外部冲击,基于此,中国经济在“外循环”中将更为灵活主动,受惠于外而不受制于外。

报道称,中国经济以“内循环”为主,对应的是之前数十年以“外循环”为主的发展。中国改革开放后,制造业企业普遍采用“两头在外,大进大出”的经营模式。

但是在疫情和地缘政治环境陷入冰点的情况下,这种模式的弊端开始显露,中国可能同时面临需求端和供给端“双向挤压”:一方面,消费市场依赖国外,主要贸易伙伴都在国外,如果出现疫情或制裁,出口订单会被大面积取消;另一方面,供应链上一些关键技术、进口原材料和配件依赖国外,外部动荡可能出现短缺,使生产停摆。

报道称,一百年前的美国经济或许可为中国提供借鉴。程实认为,从“双循环”的演进阶段来看,2020年的中国与1913年前后的美国高度相似。美国在1913年前后从“外循环”经济过渡到“双循环”共同促进,其后经历了“一战”、“大萧条”和“二战”,虽然一度遭到外部环境的严重拖累,但凭借本土产业链和市场的相对稳定,最终实现了逆流而上。

香港《南华早报》网站8月8日发表香港-亚太经合组织贸易政策集团执行董事戴维·多德韦尔的文章称,中国发展“双循环”经济,是面对不断加剧的国际保护主义、美国步步紧逼的对华技术战争以及新冠大流行的衰退效应,作出的一种紧急和必要的反应。文章内容摘编如下:

过去几周,内地媒体都对“双循环”新战略激动不已。这与建立在出口加工基础上、塑造了20世纪90年代以来的经济发展的“国际大循环”以及毛泽东时代的“国内循环”形成对比。

简而言之,中国已决定通过减轻对全球市场的依赖、更加重视促进国内消费市场的需求以及尽快增强技术自力更生能力来应对当前的这场“完美风暴”。

让我们称之为不得已之举。这是面对不断加剧的国际保护主义、美国步步紧逼的对华技术战争以及新冠大流行的衰退效应,中国作出的一种紧急和必要的反应。

在中国,随着更多的生产阶段转移至国内,以及更加关注发展价值链中的高附加值阶段,预计供应链将缩短。迄今为止,高附加值阶段一直为美国、日本、韩国和台湾的高科技领军企业所占有。

我们可将其称之为不情愿的中国版“脱钩”,因为它与美国以及欧洲为遏制来自中国的挑战所做出的努力如出一辙。预计中国的国际贸易将更多地聚焦于“一带一路”沿线的发展中经济体,全球经济将一分为三。这是一项着眼于长期的战略。

事实上,中国自力更生的倾向可追溯至数百年前。就连邓小平40年前作出开放经济的承诺,也是建立在谨慎而务实地承认继续实行自给自足政策只会使长期遭受苦难的中国人一直陷于永久贫困这一基础上的。

这项使中国数亿人摆脱了贫困的开放政策的巨大成功意味着,中国领导层仍完全致力于与全球经济的广泛接触。因此,预计其脱钩不会是彻底的,也不会很快实施。

尽管华盛顿持好战立场,但笔者记得卡内基国际和平研究院的黄育川和杰里米·史密斯6月在《南华早报》上撰文称:“随着时间推移,美国对亚洲制造业的依赖已变得根深蒂固且非常稳定。”

以美国和欧盟为首的少数经济体已产生群聚效应,能够在很大程度上依赖其内部经济实现可持续增长,成为某些人所谓的“加拉帕戈斯王国”——其独特的制度和标准能够满足本国民众的需要,但不能轻易地与世界其他地区联系起来。中国领导人也认识到,中国是这样的经济体之一——它有14亿人口,而且其中产阶级消费者有着强大的购买力。

无论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摆出何种姿态、发出何种脱钩威胁,我都不认为美国、欧洲或中国会欣赏退至此种“加拉帕戈斯王国”的想法。因此,“双循环”似乎是一种较现实、较可接受的可能性。

在发展“双循环”经济时,中国面临的关键考验将是发现其消费市场能否提供群聚效应,从而在国际贸易机会停滞或减少的情况下维持经济强劲增长。



公司名:买房网 www.mmmfang.com 版权所有 地址:大连市甘井子区华南广场中林大厦 服务热线:0411-39633800辽ICP备17003315号-1
客服二维码
底部二维码